彩票app下载

关于黑龙江省健康养老产业发展的对策建议
作者:??|??来源:??|??更新时间:2021-06-18

一、黑龙江省人口老龄化现状及发展趋势

(一) 黑龙江省人口老龄化现状。黑龙江省进入老龄化社会晚于全国,但老龄化增速快于全国。据统计,2019年黑龙江省65岁以上人口占全省总人口比重为13.8%(全国水平为12.6%),人口自然增长率为–1.01‰(全国水平为3.3‰),人口年龄中位数为41.13岁,远超于老年型社会30岁的下限,已进入典型老年型社会发展阶段。

(二) 黑龙江省人口老龄化发展趋势。以黑龙江省2018年人口数据为起始人口,应用PADIS-INT软件预测2018-2035年黑龙江省人口情况,结果显示,黑龙江省人口总量将持续下降,老龄人口比重高速攀升。预计到2035年,黑龙江省总人口将降至3259万人,60岁以上人口比重达40.34%,65岁以上人口比重达28.6%。

综上,人口老龄化将是黑龙江省长期发展趋势,养老问题将会日益突出。老年人口需求日益多元化,健康养老产业发展尤为迫切。

二、黑龙江省健康养老产业存在的主要问题

(一)健康养老供需矛盾突出。当前,养老已从传统层面的少需求、求温饱、重生存的微观家庭问题转变为新时代特征明显的多诉求、高标准、重品质的宏观社会民生问题,“新时代康养”供需矛盾越来越突出。黑龙江省老龄人口中,较高收入者和逐渐增加的“60后”群体多元化养老需求特征明显,健康养老已经成为他们的首要需求。

(二)健康养老产业发展不平衡。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,黑龙江省养老机构数量及服务供给明显减少。黑龙江省城镇小规模健康养老机构设施尚不足,乡村健康养老机构数量过少,城乡健康养老水平差距也较大。

(三)健康养老产业利润较低。黑龙江省健康养老产业链向下游传统服务业延伸投入多,向上游金融、新兴技术产业等延伸投入少,整个产业链增值环节少。公办养老机构财政负担沉重,民营养老机构盈利能力不强。

(四)健康养老产业商业模式创新不足。黑龙江省健康养老产业基调以“养老”为主,将老年人视为纯消费者、被照顾者,其受教育者、社会发展贡献者等身份被弱化,在产业经营模式、盈利模式、服务模式等方面创新较少。

(五)健康养老产业政策和人才不足。目前,黑龙江省

健康养老产业政策多以指导性为主,有关实施细则等尚待完善;城镇职工和城乡居民基本养老保险待遇差距较大,养老政策分化;健康养老产业方面人才严重不足。

三、关于黑龙江省健康养老产业发展的对策建议

(一)加快推进适老化建设

1.加快推进城镇老旧小区和乡村公共场所无障碍、适老化改造,为健康养老提供便利条件。

2.鼓励养老中心自建医疗服务系统,打造医养、康养机构标杆。

3.成立以各级公立私立医院、中西医学会、医疗科研院所为主体,社区卫生中心、诊所为成员的共建医联体,服务健康养老机构。

(二)分层次满足不同群体健康养老需求

1.高端健康养老资源面向高收入群体。为本地高收入群体和外来旅居群体提供高标准、差异化服务,结合黑龙江资源禀赋,科学选址,避免重复建设与过度投资。

2.优质健康养老资源面向中等收入群体。为本地中等收入群体提供标准化健康养老产品与服务,探索健康养老机构连锁模式,统一品牌,统一服务,统一管理。

3.保障型健康养老资源面向低收入群体。依靠政府力量,提升最低健康养老服务标准,保障城乡低收入特殊群体养老需求。

(三)畅通健康养老经济发展内循环

1.加强黑龙江域内城市互补,形成本地旅居健康养老中心廊带。依托龙江特色小镇与天鹅颐养联盟试点城市,打造特色健康养老中心廊带。减少候鸟式外迁。加强高铁、高速公路建设,为廊带间转移提供交通便利。

2.加强黑龙江域外城市协作,带动异地旅居健康养老需求。推动省际间城市牵手互助,通过移互APP平台推介天鹅颐养,引导旅居健康养老需求北移,实现黑龙江健康养老资源空间互补。

3.推动美食美景线上线下融合发展。线上利用VR技术制作黑龙江健康养老美景、美食宣传片,促进提示性消费。线下提供一站式美食订购,提升健康养老中心的营销功能。

(四)发挥不同政策叠加效应

1.突出市场主体地位,制定出台健康养老产业一体化发展政策。健康养老产业上游应重在资本市场运作,培育龙头企业上市融资或发行债券;健康养老产业中游应重在培育企业成长,出台企业税收、信息、人才、创业等方面配套政策;健康养老产业下游应重在产业融合,补充关联产业支撑政策。

2.发挥政府主导作用,加强多元主体协同合作。建稳养老保险“三大支柱”,落实延迟退休年龄政策,增加养老金储备,积累健康养老产业消费潜力;促进同质健康养老企业横向合作,异质健康养老企业纵向联结;鼓励社会组织参与健康养老产业发展。

(五)创新健康养老产业模式

1.定位养老群体多重角色。作为体验者,引导老年群体参与健康养老产品设计;作为受教育者,开发健康养老教育新业态,鼓励有能力有意愿的老年人口再就业。

2.推出健康养老服务权转移支付模式。高端健康养老服务权可由政府通过公共服务采购方式获得,以一定期限的高端健康养老服务作为人才引进和激励方式;中端健康养老服务权可由公办健康养老机构提供,不足部分通过采购服务方式补充,作为部分养老金支付的替代方式,减轻政府财政负担;保障型健康养老服务由政府公办健康养老机构提供,面向低收入群体,作为精准扶贫的另一帮扶手段。

3.创新“双互补+双挂钩”健康养老人才培养模式。按健康养老服务操作需求配置职业教育资源,实现健康养老人才技能互补。按行业发展趋势配置专业教育资源,实现健康养老人才层次互补;通过“双挂钩”模式促进健康养老人才就业,即培训与就业挂钩、资格与收入挂钩,推动有效就业,实现高质量就业。

4.试运营“时间银行”模式。选择试点城市试行“时间银行”养老互助,健康养老志愿者将公益服务的时间存进时间银行,当自己需要时可从中支取“被服务时间”。探索劳动教育与健康养老互助结合,培养代际互助,进行时间储蓄。

5.建立健康养老服务评价模式。由卫健部门或老龄机构建立线上线下健康养老服务建议中心,构建健康养老服务评价指标体系与建议反馈机制,依据健康养老服务评价结果完善相应奖惩机制。

专家名单:

李  平  绥化学院经济管理学院 副教授

王作铁  绥化学院经济管理学院 副教授



关闭窗口